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动态 > 审判研讨
万占洲非法占用农用地案
作者:王 军  发布时间:2017-05-11 22:28:48 打印 字号: | |

万占洲非法占用农用地案

 

(适用缓刑首要标准要件犯罪情节较轻应当综合评定) 

 

(一)首部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青海省都兰县人民法院(2016)青2822刑初17号刑事判决书。

二审裁定书: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6)青28刑终45号刑事裁定书。

2、案由: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都兰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上诉人)万占洲,男,汉族,1965年10月1日出生,初中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月2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都兰县看守所。

一审辩护人王玉芳,青海辉湟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审辩护人卢祎辰,青海齐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上诉人)金录,男,蒙古族,1963年12月16日出生,小学文化(任该村党支部书记)。因本案于2016年1月27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都兰县看守所。

一、二审辩护人娜仁花,青海瀚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上诉人)青亥,男,蒙古族,1974年3月26日出生,小学文化(原任该村村委会主任)。因本案于2016年3月10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都兰县看守所。

一、二审辩护人冯光宇,青海贝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上诉人)苏克,男,蒙古族,1960年11月16日出生,小学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月22日被都兰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青德门,男,蒙古族,1988年8月7日出生,大专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月2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都兰县看守所。

一审辩护人吴德庆,青海大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达西才仁,男,蒙古族,1954年10月21日出生,中专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月22日被都兰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道布青,男,蒙古族,1972年3月20日出生,小学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月22日被都兰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伟泽林,男,蒙古族,1967年12月4日出生,小学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月22日被都兰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红宝,男,蒙古族,1972年10月15日出生,小学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月25日被都兰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青海省都兰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陈 方;审判员:达  保 ;代理审判员:赵波涛

二审法院: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谷守先;审判员:王 军、乔巴图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6年6月2日

二审审结时间:2016年7月7日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2016年4月6日青海省都兰县人民检察院以都检公诉刑诉(2016)1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万占洲、金录、青亥、苏克、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向都兰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该院经过公开开庭审理并于2016年6月2日作出(2016)青2822刑初17号刑事判决书。   

青海省都兰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至2015年间,都兰县巴隆乡伊克高里村主任青亥、青德门,村支部书记金录和村民代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苏克、红宝等人应村民的要求,组织召开村民大会,决定同宁夏商人万占洲共同开垦伊克高村集体草原,种植枸杞。经青海超图测绘科技信息有限公司测量,非法开垦的草原面积为4445.9594亩。

被告人万占洲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其没有共同开垦土地,只是承包土地,自己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辩称被告人万占洲没有占用农用地的故意,也没有占用农用地改作他用,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的行为。万占洲到该村看土地时,土地就已被推的高低不平,土地原貌已不存在,其不知道该土地系草场,在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故意。指控罪名不符合非法占用农用地的犯罪构成要件,请求宣告其无罪。

被告人金录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没有为自已谋利益,都是为了群众,自己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辩称被告人金录主观上不具有犯罪的故意,动机上是为了村民脱贫致富,其行为在客观要件上也不具备法定条件,对其应作出无罪判决。

被告人青亥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其是为群众谋利益,为了履行职务,才签的合同,自己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辩称对指控的罪名不持异议,被告人青亥经传唤到案,具有自首情节,案发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其在担任村委会主任期间代表该村与中宁县绿海苗木专业合作社签订了一份未履行的承包合同,在犯罪中起的作用较小,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建议法庭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苏克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周围的村子都在开垦土地,为什么只有我们违法?我们执行的是村民大会的决定,为群众办事,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青德门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其是为群众谋利益,为了履行职务,才签的合同,自已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辩称本案系单位犯罪,非自然人犯罪。村主任青德门代表村民履行原土地流转合同,无任何违法行为,应当由单位承担责任,请求宣告被告人青德门无罪。青海超图测绘科技信息有限公司系企业法人,以营利为目的,无司法鉴定资质,其测绘的面积不具有法律效力。

被告人达西才仁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其是一名退休干部,为尊重村民的意愿,当了村民代表,对法律的理解不够,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道布青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村民要求开垦荒地,提高牧民收入,也能改善生态环境,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伟泽林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开垦土地是村民的决定,其只是村民代表,代表群众干事情,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红宝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表示其代表村民介入到这件事,没有多拿一分钱,请求从轻处罚。

2、一审事实和证据

青海省都兰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8月份,被告人万占洲与都兰县巴隆乡伊克高里村委会主要负责人被告人青亥、金录等人协商,要求承包位于该村地界上的草原,用于开发土地种植枸杞。经伊克高里村村民会议讨论同意后,2014年11月12日,巴隆乡伊克高里村民委员会与被告人万占洲签订了开垦6000亩草原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被告人万占洲以宁夏中宁县绿海苗木专业合作社及其子万文鑫的名义签名,巴隆乡伊克高里村委会成员被告人青亥、金录、道布青、苏克代表村委签名。合同签订后,被告人万占洲出资并规划,被告人金录、苏克、青德门雇来装载机先将草原推平,而后被告人万占洲雇来平地机继续平整土地,并挖渠、打塄坎、修路、打井、拉电、建彩钢房、种植枸杞树。2015年3月14日,被告人万占洲又与该村村委会成员及村民代表被告人青德门、金录、苏克、达西才仁、伟泽林、红宝签订了一份《土地承包合同》,约定了开垦好的土地承包期限及租金给付等事宜。经青海超图测绘科技信息有限公司测量,非法开垦的草原面积为4445.9594亩。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案件移送函、现场勘验笔录、非法开垦草原调查报告、开垦草原照片、受案登记表、都兰县草原监理站现场检查(勘验)笔录、情况说明、巴隆乡基本草原示意图照片、都公(刑)勘(2015)N129号现场勘查检查笔录、现场方位示意图、刑事照片、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书、土地承包合同书、中宁县绿海苗木专业合作社组织机构代码证及万文鑫身份证复印件、编号52051007;52051014;52051016的草场使用权登记表及都兰县巴隆乡伊克高里村村民委员会办理草原使用证申请书、委托书、青海超图测绘科技信息有限公司对测绘资质证书、组织机构代码证,编号004、017的地籍调查表、宗地图、界址点坐标表、都兰县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鉴定聘请书、归案经过证明、都兰县巴隆乡人民政府证明、中共巴隆乡委员会(2014)77、78号文件、户籍证明及户籍所在地派出所证明、巴隆乡伊克高里村会议记录、万占洲、金录、青亥、苏克、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等人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3、一审判案理由

青海省都兰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万占洲、金录、青亥、苏克、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未经政府管理部门批准,非法开垦草原,用于种植枸杞,数量巨大,造成草原大量毁坏,丧失畜牧条件,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判决:被告人万占洲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5000元;被告人金录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被告人青亥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被告人苏克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被告人青德门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被告人达西才仁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道布青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伟泽林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红宝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在缓刑考验期内禁止进入夜总会、酒吧、迪厅、网吧等娱乐场所;未经执行机关批准,禁止进入举办大型群众性活动的场所。

(三)二审诉辩主张

一审宣判后,原审被告人万占洲以其具有自首情节、草场并未破坏、社会危害不大、一审判决量刑过重;金录以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不大、系初犯偶犯认罪和悔罪表现好、一审量刑过重、请求适用缓刑;青亥以其具有自首情节、并无犯罪前科、一贯表现良好、开垦草地系为村民获利、主观恶性相对较小、社会危害性不大、一审量刑过重请求适用缓刑;苏克以其仅为村民推选的代表,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辅助作用、归案后能如实交代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一审量刑过重请求适用缓刑等为由,分别提出上诉。

上诉人万占洲的辩护人除持与万占洲上诉理由相同的辩护意见外,以土地确实并非由万占洲直接开垦,且其出资种植枸杞实能增加村民集体收入,社会危害不大,建议适用缓刑。

上诉人青亥的辩护人除持与青亥上诉理由相同的辩护意见外,认为青海超图测绘科技信息有限公司无司法鉴定资质,鉴定人员无司法鉴定资格,取证存有瑕疵,请求减轻量刑,适用缓刑。

(四)二审事实和证据

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期间,各上诉人除上诉书列明的理由外,未提出新的辩解意见,各上诉人及其辩护人亦未就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向法庭提交新的证据。各原审被告人均表示认罪服判。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经审查,原判定案的各项证据来源及形式合法,证据内容具有客观性,证据之间具有关联性,且经一审法院庭审质证,能够证明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五)二审判案理由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金录、青亥、苏克及原审被告人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或在村民委员会任职或经由村民推选为代表,本应积极承担管理本村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其他财产,引导村民合理利用自然资源,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实却违反草原法等土地管理法规,在受让方并无牧业经营能力下,改变草原的牧业用途,4445.9594亩草地转包于上诉人万占洲用于种植经济作物,造成草原大量毁坏,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原审判决定罪正确,定罪证据确实、充分,结合二审认定自首情节可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和综合考量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在主观上已深刻认识到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后果的社会危害性,具有悔罪表现,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等实际,青海省都兰县人民法院对上诉人青亥及原审被告人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所作出刑罚适当,惟对万占洲、金录、苏克量刑偏重,视情可对万占洲、金录、青亥、苏克宣告缓刑,各上诉人的此项上诉理由成立,故对此判应予纠正。对一审法院所判禁止令,即宣告原审被告人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在缓刑考验期内禁止进入夜总会、酒吧、迪厅、网吧等娱乐场所;未经执行机关批准,禁止进入举办大型群众性活动场所的两项禁止,因原判未能充分考虑禁止措施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的关联程度,与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的原因、性质、手段等实际因素及其特定的犯罪行为并无直接联系,对于矫正与预防犯罪缺乏明确的针对性,应予改判。

(六)二审定案结论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都兰县人民法院 (2016)青2822刑初17号刑事判决第一项至第四项定罪部分、附加刑部分及判决第五项至第九项定罪量刑部分,即被告人万占洲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并处罚金45000;被告人金录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并处罚金30000;被告人青亥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被告人苏克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被告人青德门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被告人达西才仁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道布青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伟泽林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红宝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二、撤销都兰县人民法院 (2016)青2822刑初17号刑事判决第一项至第四项量刑部分及判决第十项,即判处被告人万占洲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判处被告人金录有期徒刑三年;判处被告人青亥有期徒刑二年;判处被告人苏克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禁止进入夜总会、酒吧、迪厅、网吧等娱乐场所;未经执行机关批准,禁止进入举办大型群众性活动场所;

三、上诉人万占洲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四万五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四、上诉人金录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三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五、上诉人青亥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六、上诉人苏克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二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七)解说

1.犯罪情节是否认定为较轻状况要综合考量动机出发点。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承担办理本村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支持和组织村民依法发展各种形式的合作经济、其他经济与本村生产的服务和协调工作,促进农村生产建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职责。上诉人金录、青亥、苏克及原审被告人青德门、达西才仁、道布青、伟泽林、红宝等人或担任伊克高里村村委会成员或由村民推选为村民代表,虽在对国家生态保护法律法规学习认识不明情况下,错误满足村民的非法要求,积极实施了非法占用农用地行为,但其出发点系为村民谋取短暂经济利益,动机反映主观恶性相对较小,且经传唤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各自罪行。

    2.犯罪情节是否认定为较轻状况要综合考量行政管理手段的跟进程度。青海草原生态环境十分脆弱,一旦遭受破坏将难以恢复。作为政府部门应当高度重视草原保护宣传和非法开垦草原清查工作,在正确处理好草原保护建设与合理利用方面,不仅应尽快制定管理制度,采取有效措施,及时跟进和严厉打击各种开垦草原的行为,纠正以牺牲草原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短期经济利益的行为,更应从全局和政治的高度出发,提高依法保护、建设、利用和监督管理草原的力度,制止非法开垦草原的现象,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社会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建设和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本案从201411月推地挖沟肇始,至当地政府行政机关知晓开始阻止,已大面积种植枸杞,且对同类违法行为区别对待,分类执法,政策法度执行不一。

3.犯罪情节是否认定为较轻状况要综合考量犯罪对象的实际存在和宣传保护的力度。涉案开垦草场使用权登记表标属为荒漠草原,现场勘察整个区域呈现地面植被已被破坏,出现风蚀、粗化、斑点状流沙和低矮灌丛沙堆。随风沙活动加剧,流动沙丘或吹扬的灌丛沙堆有时出现,低矮灌木丛的稀少给涉案当事人人难有侵害破坏的认识。2003年新《草原法》出台,可以讲内容上更加充实、全面,各项规定也更加明确、具体,增强了可操作性,但关于草原承包经营、草原保护、建设、利用规划、草原建设、草原利用、草原保护以及监督检查和法律责任等方面的宣传教育,特别是在监督检查和法律责任方面几乎没有开展,涉案当事人对此几乎并不知晓。

4.犯罪情节是否认定为较轻状况要综合考量犯罪的手段及案件情势背景。据近些年的有关宣传研究文章,枸杞的种植一定程度能使盐碱地得到治理,起到防风固沙、防治水土流失的效果,也能产生一定经济效益。地方政府也有此方面的大量宣传,诸如地处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的青海省海西州是中国第二大枸杞种植基地,在日照、水源、生态、空气、少病虫害等自然条件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都兰县作为柴达木枸杞的发源地和正宗原产地,枸杞产业在促进当地农牧业增效、农牧民增收、防风固沙、环境保护方面发挥着积极的推动作用和显著的示范带动作用等等。万占洲等人在荒漠化草原上种植枸杞,虽然未经审批许可,但此客观行为确有区别于开矿、建坝挖药等其他破坏土地资源行为。

5.犯罪情节是否认定为较轻状况要综合考量全案其他因素。万占洲、青亥等人违反草原法等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草原,改变占用草原用途等事实,虽已由都兰县农牧局前期进行调查,案件进入农牧等相关行政机关的查处程序,并作为移交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但案发的被动性不影响被告人投案的自动性,涉案各被告人在明知公安机关因非法占用农用地对其进行传唤时,在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下,均自行按照侦查人员指定的时间,到达指定的地点接受讯问,被传唤人到案的自觉性明显。具有认罪悔改、接受惩罚的主观目的和有归案的自动性和主动性,该情形体现了主动、自愿将自己交付法律制裁的意义,应当认定为自动投案。且经传唤到达指定地点后,在侦查人员讯问过程中如实交待犯罪事实,应认定自首。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对擅自开垦草场,“转包”种植枸杞给草原资源造成的破坏明确表示悔意,愿意接受刑罚处罚,主动缴纳罚金,由此可见,各上诉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已有正确的认识,犯罪情节较轻,适用缓刑不致危害社会。

 

 

 

责任编辑:都兰县人民法院